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绿色矿山 >> 内容

推进矿业绿色、循环、低碳发展

时间:2014/7/25 21:11:26

         ——2014年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年会 “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生态文明”论坛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是我国唯一以生态文明为题的国家级、国际性高端峰会。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改革驱动,全球携手,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绿色发展的制度架构和路径选择”,设置40个主题论坛全面关注绿色转型发展等热点话题。
    矿产资源该如何开发?矿业应如何发展?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于7月11日晚19时举行了以“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生态文明”为主题的分论坛,聚焦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的矿业绿色发展这一话题。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奥地利驻华使馆参赞穆娥出席致辞。分论坛由中国矿业联合会和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共同主办,来自国内外的10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分论坛。
    汪民在致辞中指出,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统一纳入现代化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对全面建设美丽中国作出战略部署。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文明进步的重要物质基础、能量来源和构成要素。我国矿产资源种类比较齐全,总量较大,但人均资源占有量偏低,贫矿多,富矿少,共伴生矿产多。面对资源禀赋上的欠缺,必须走节约集约开发利用之路。
    汪民强调,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大计。落实生态文明建设的新任务、新要求,需要我们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统筹资源保护与开发,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战略,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
    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兼总工程师刘玉强、奥地利雷欧本矿冶大学副校长莫泽·彼得等专家在分论坛上围绕“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生态文明”从不同角度对发展绿色矿业的实践、理念以及思考作了介绍。
    财税政策——构建促进矿业绿色发展长效机制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赵全厚研究员说,我国“十二五”规划纲要中,首次提出了“绿色发展”的概念,并形成了绿色发展的六大支柱: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加强资源节约和管理,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大环境保护力量,促进生态保护和修复,加强水利和防灾减灾体系建设。绿色矿业是绿色发展的一部分。2009年,国家发改委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 (2008~2015年)》中提出了发展“绿色矿业”的明确要求,要求到 2020 年绿色矿山格局基本建立。赵全厚研究员认为, 绿色矿业是构成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其核心要求是:克服资源、环境的制约,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从行为角度看,要明确绿色矿业发展中政府与企业、政府与市场的职责,理顺利益关系,形成激励相容机制。
    那么,财税政策与绿色矿业发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赵全厚研究员说,财税政策作为宏观调控重要工具,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而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的一个重要的“公共产品”;财税政策是解决“经济外部性”重要手段;财税政策作为重要的收入分配手段,有助于合理调节关乎矿业发展各方的利益分配关系。
    谈到当前绿色矿业发展存在的问题,赵全厚认为,一是绿色矿山试点数量偏少,难以整体推动矿业绿色发展 ;二是绿色矿山建设的配套政策不完善,矿业绿色发展的激励推动作用不足;三是财税支持政策体系有待加强完善。
    目前财税政策支持主要包括:财政支出政策如专项资金;税收优惠政策包括资源税费政策、税收优惠政策(所得税优惠、增值税优惠等)。谈到支持矿业绿色发展的财税政策存在的问题,赵全厚指出,一是缺乏专门针对绿色矿山发展的专项资金,未能赋予绿色矿山在财政支持上的优先地位;二是对矿山绿色建设的财政支持力度不足,财政资金管理有待完善;三是矿山企业税费负担较重,与矿山绿色发展相关的税费政策有待优化。此外,其他与绿色矿山发展方面的政策也有待完善。
    就此,赵全厚提出矿业绿色发展财税政策建议,基本思路是:发挥企业的主体性作用,划分清楚政府和企业的职责,政府和财政政策重在引导和激励;以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为契机,构建促进矿业绿色发展的长效机制;针对绿色矿业发展的薄弱环节和关键领域,明确财税政策支持的重点;创新财税政策支持方式,提高财政政策支持效果。具体建议是:一、设立矿业绿色发展专项资金;二、整合矿业绿色发展相关资金,并将绿色矿山作为财政支持的基础门槛;三、优化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的缴纳和返还方式 ;四、加快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出台贫、杂、难选矿资源税收优惠政策;五、落实优化资源综合利用税收优惠政策 ;六、对绿色矿山企业实行适当的企业所得税优惠;七、完善矿产资源补偿费政策;八、清理整合各种收费项目,建立税、费、价等联动机制 ;九、完善矿权配置等倾斜性政策,多措并举推动矿业绿色发展。
    欧洲的担忧——要应对矿物原料可持续供应
    奥地利雷欧本矿冶大学莫泽·彼得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绿色矿业分论坛演讲中说,人对原材料的需求不断增加,需求品种、结构也有相应变动。19世纪工业革命,是需求煤炭和钢铁的时代。进入汽车时代,大量需求的是石油、铅、锌、铜、铝、建筑材料。而在信息时代大量消耗稀土元素。现在社会消耗量最多的是建筑材料和金属矿。研究显示,一个现代人一生会消耗1600余吨矿物原料,这在美国、欧洲、中国是类似的。
    莫泽·彼得说, 为什么欧洲会关心原材料的消耗和可持续供应问题?欧洲总体富裕,购买力强,一般可以购到自己所需要的原材料。尽管如此,由于需求的增长,现在越来越担心原材料的供应,今后是不是没有地方买到我们所需要的原材料?
    莫泽·彼得说,在20世纪,世界人口从15亿增加到60亿,增长了3倍,世界GDP增长了18倍,受经济产出(人均国民收入)快速增长的驱动,工业金属消耗量增长高达30倍。我想,这种对原材料需求的趋势,未来还会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也许今后对于煤炭的依赖程度会降低,不排除对清洁能源如天然气等有大量的需求。
    莫泽·彼得认为,对欧盟经济原材料供应链的冲击来自:主要生产国集中(包括兼并、部分控制贸易往来)、存在出现寡头垄断的风险,由此导致供应出现高风险,尤其是高技术用途的金属供应链。他提出,欧盟对原材料供应应对措施为:一是本着公平原则,从全球市场可持续性地获取原材料;二是在欧盟内部打造自己的可持续原材料供应链;三是提高资源效率,推动资源再循环利用,让原材料为欧洲美好未来的建设发挥作用。
    中国矿业——必须走绿色发展之路
    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绿色矿业分论坛上, 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兼总工程师刘玉强在演讲中强调, 中国矿业必须走绿色发展之路 。
    刘玉强认为,矿业领域转方式、调结构的任务繁重,传统的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模式已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要求,迫切要求转变资源利用和管理方式,加快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实现资源开发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协调统一,转变单纯以消耗资源、破坏生态为代价的开发利用方式,推动矿业走节约、清洁、安全的绿色发展道路。
    刘玉强介绍,目前我国绿色矿山发展体系初步形成。 2010年,国土资源部专门制定了《关于贯彻落实全国矿产资源规划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绿色矿山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了绿色矿山建设的总体思路、主要目标任务以及绿色矿山创建的基本条件,对不同类型及各行业绿色矿山建设作出了统筹安排。 2011年,国土资源部、财政部按照“关系全局、意义深远、带动性强”的原则,依托大型骨干矿业集团,选择资源分布相对集中、资源潜力大、综合利用前景好的地区,部署启动了40个国家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着力打好“节流”领域的关键仗,大幅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水平,走绿色矿业发展之路。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初步形成煤炭、石油、有色、冶金、化工矿产和建材非金属的绿色矿山建设标准;在全国已遴选出4批660多家矿山企业作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树立了一批绿色矿山建设典型模式。如油气资源开采领域,陕西长庆姬源油田通过采取伴生气凝液回收、燃气发电、余热利用等综合利用方式,实现了油田节能、环保、安全、高效开发,油气密闭集输率和伴生气回收率均达100%。在煤炭资源开发领域,形成了绿色开采新模式:东部地区为提高煤炭资源开采回采率,减少矸石占地和地面塌陷,矿山企业通过自主创新,创立了“以矸换煤”绿色开采新模式,预计在全国推广后可盘活“三下”(建筑物下、铁路下、水体下)压煤百亿吨以上。西部生态脆弱区着力建设稳定的矿区生态环境,矿山企业边开采边治理,对矿区及其周边进行植被覆盖,大幅提高植被覆盖率;东北地区,矿山企业全面推行采空区回填和土地复垦。此外一些企业加强对煤炭、煤矸石、高岭土、粉煤灰等资源的综合利用,打造了“绿色开采、综合利用、吃干榨净”的循环经济发展模式。还有,在金属、化工及建材非金属矿山领域,都涌现出一批绿色矿山的典型。
    展望未来,刘玉强认为,中国矿业必须走绿色发展之路。在中国经济从大国走向强国的今天,一个重要标志体现在,新型城市化进程和工业化进程在加快,并到达了一定程度。显然,起到支撑作用的矿业显得十分重要。中国人口众多,人均矿产资源相对不足,自然界赋予我们的矿产资源禀赋条件又较差。我认为,做强中国矿业首先必须加大科技投入,特别是对选矿的科技投入,要把已经找到的矿产资源一定要充分利用好,把有用元素尽可能多地提取出来。其次,要对综合利用矿产资源超过国家规定的“三率”指标的好企业实行重奖,特别是在矿业权配置、土地指标和科研项目上要优先配给。第三,在人员素质全面提高的基础上,更要提高专业素质,使探、采、选科技领域的全面提升。中国已进入一个提升质量的新时代,这就要求矿山企业再也不能以牺牲资源环境为代价粗放式地开采,不能单纯追求企业利益而损害公众的社会利益。矿业企业要有社会责任,主动创建和谐矿区,争取早日成为绿色矿山。
     一个煤炭企业的实践探索——把绿色发展理念落实到生产经营各环节
    7月11日,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绿色矿山”论坛上,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安全总监伊茂森作了题为《加快“绿色中煤”建设,提高科学发展水平》的发言,他说,中煤集团坚持以绿色战略为导向、绿色科技为支撑、绿色文化为引领,把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的理念融入到企业 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积极打造绿色、循环、低碳型企业。内容为:
    一是强化顶层设计,构建绿色发展体系。中煤集团已制定《绿色发展纲要(2011-2020年)》、《“十二五”节能环保规划》、《“绿色中煤”实施方案》,从中长期战略、规划、年度计划3个层面对“绿色中煤”建设工作全面部署,到2020年力争实现五大基地建成国内一流的绿色发展示范基地、五大产业实现绿色发展的战略目标。
    二是发展循环经济,推行绿色发展模式。中煤集团积极推进各基地、各产业构建循环经济模式,初步实现“资源—产品—废弃物—再生资源”的闭合循环。平朔矿区逐步形成以综合利用劣质煤、煤矸石为核心的煤矸石—电—硅铝—建材、劣质煤—天然气工业产业链和以复垦区土地资源利用为主线的农—林—牧—药—观光旅游生态产业链。 大屯矿区立足煤电铝一体化战略,形成综合利用煤泥、矸石、粉煤灰、矿井水为主的“一纵五横”循环经济模式,实现废弃物的吃干榨尽。蒙陕基地按照煤电化模式,通过实施物质集成、能量集成、技术集成、信息集成等手段,初步形成基地内不同产业、不同企业资源和废弃物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产业链。
     三是加强科技创新,增强绿色发展能力。绿色发展能力的提升在于科技进步。依托国家级技术中心研发平台,中煤集团努力突破一些关键技术。 如露井联采技术,极大地提高了资源回收率;煤化工废水治理技术,成功地解决含酚废水处理难题;粉煤灰利用技术,从粉煤灰中成功地提炼出氧化铝、白炭黑等多个产品,目前中煤集团20万吨/年粉煤灰示范项目已建成投入试运行;生态重建技术,集成了生物多样性保护调查与评价技术、生态环境质量监测与评价技术、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价技术,运用于矿区生态建设,实现了矿区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
    四是推动全过程控制,实现清洁绿色生产。 “十二五”以来,集团累计投入28.1亿元,实施燃煤工业锅炉改造以及“三废”治理、生态建设等节能环保项目370余项。如中煤华昱公司建设全封闭式输煤专线工程长达15.5公里,较常规运输方式年减少煤尘抛洒量10万吨。此外,强化节能评审、环保“三同时”管理,积极选用绿色工艺和节能环保原材料,尽量采用清洁能源;定期开展清洁生产审核、能效水平对标和节能环保审计,不断进行节能环保技术改造;加强对废水、废气、废渣等污染物治理,对主要污染源均安装污染物在线监测。
    五是加强矿区生态建设,打造绿色低碳矿山。在平朔矿区,中煤集团经30多年开发形成采矿、排土、复垦、种植一条龙生产作业方式,已完成造林6万多亩、复垦土地3.2万余亩,排土场植被覆盖率达到90%以上。
    在大屯矿区,中煤集团采取用煤矸石进行土地回填,利用微山湖湖泥充填复垦,使其防洪能力由10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复垦后的土地发展生态农业、养殖业以及湿地旅游。中煤集团不仅有效保护矿区生态、自然景观、地下水资源,而且在生态建设中注意到保护生物多样性,努力实现产业与生态协调发展。 
     一个磷矿企业的选择——  发展循环经济推动转型升级
    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已形成年产550万吨磷矿石、185万吨磷酸、399万吨磷复肥、99万吨化工产品的生产能力。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杨三可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绿色矿业论坛作演讲。他介绍,近年来瓮福集团通过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推动企业转型升级,促进磷矿石资源和废弃物资源循环利用,加快环保产业化发展,取得了较好成效。
    一是在资源开采环节,大力提高资源综合开发和回收利用率。自主研发了“WF-1”选矿技术,使胶磷矿入选矿品位由原设计30.72%P2O5降至25%P2O5,相当于每年增加一座中型矿山的产量,使大量原来工艺不能利用的低品位磷矿石得以利用,减少了资源浪费。瓮福自主研发的尾矿再选技术,使尾矿中的P2O5由8%降至3%左右,选出的精矿P2O5达到28%左右,氧化镁富集到20%以上,使尾矿中的磷资源进一步得以利用。该技术每年新增磷精矿15万吨,可实现经济效益2000万元以上。
     瓮福矿山的磷矿石里含有丰富的碘资源,为了回收碘资源,瓮福集团研发了磷矿石伴生碘资源回收技术,并相继建成回收能力达250吨/年的工业化装置,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实现从磷矿石中回收碘资源,使我国碘产量实现翻番增长。为了解决磷肥生产过程中的氟污染,瓮福利用自主技术与国外技术结合,相继建成了总产能达5万吨/年的无水氟化氢装置,开辟了氟化工行业新的原料渠道,为全球磷化工行业的氟污染治理提供了示范;建成1万吨/年白炭黑和4000吨/年氟化氨装置,实现了磷矿石中氟硅资源的综合利用。此外,攻克了a、b层矿混合选矿技术难题,使原本难以入选的a层矿得以利用。
    二是大力回收和循环利用各种废旧资源。在水资源利用方面,自主研发了“WFS”废水选矿等技术,将磷化工生产废水回收用于选矿,杜绝使用新鲜水,实现了工厂废水“零排放”,综合效益达6000万元/年。尾气资源综合利用方面,瓮福自主研发了“SO2活性焦烟气脱硫技术”(国家863项目),脱硫率超过95%;在废渣资源化利用方面,磷石膏渣综合利用是世界性难题,为解决这一难题,瓮福强化关键技术的开发和集成应用,先后建成磷石膏制水泥缓凝剂、磷石膏纸面石膏板、磷石膏制砖、磷石膏化学转化制硫酸铵等项目,在瓮福福建上杭生产研发基地率先实现了磷石膏综合利用率达100%。预计在“十二五”末期磷石膏资源化利用一这问题将得以解决。此外,通过开发利用黄磷炉渣生产微晶玻璃,黄磷尾气生产TCP等,实现了黄磷工业的清洁生产。
    三是推进矿区生态建设,实现绿色发展。瓮福组织实施地质环境治理恢复和土地复垦,开展“土地复垦土壤替代物研究”。目前,已完成对废石堆场绿化200.57亩,土地复垦223.1亩,正在绿化980.29亩,占规划总面积的81.33%。2012年瓮福磷矿获国土资源部第二批“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称号。
    杨三可认为,发展循环经济是化工企业践行科学发展观的必然选择,瓮福结合自身实际扎实推进循环经济工作,改变了公司的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增强了企业在全球同行业中的竞争力、影响力。未来,瓮福将继续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努力实现经济发展与自然、社会的和谐统一。(秘书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榆林市地质矿业协会(www.sxyldk.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传真电话:0912—3595784 陕ICP备100086号